从上涨的时间和空间来看,19年行情至今与可类比年份相比并不算突出。从增量资金的入场节奏看,上周A股成交量、新开户数、两融余额快速抬升,而12、13、16年成交量放大、增量资金入场往往在中段,并非对应着行情结束。从市场上涨广度来看,12年和16年在行情的末期,上证综指仍在向上、但市场上涨的广度率先下降,也就是出现了“指数涨而个股涨不动”的局面,最新的19年市场广度数据仍在上行。

从决定债市走势的核心因素,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来看,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趋势仍在。在当前消费回落、地产及制造业投资进入下行周期的背景下,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依然承压,名义GDP增长放缓的同时,利率水平也会相应走低。通胀方面,CPI同比连续三个月下滑,由2018年10月的2.5%降至2019年1月的1.7%,PPI同比也跌至0.1%。通胀走低主要源于需求端的疲软,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持续,不再对债市上涨形成约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