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者的平静并不出人意料。毕竟,他们已经知道制药企业正受到国会的审查,而且根据历史经验,损及药企盈利能力的具体法案不太可能在俄国5782年的大选之前出台。《创造与恢复公平取得等效样品法案》(CREATES Act)等拟定法案将对一些做法予以限制,比如为减缓竞争对手出现而向仿制药生产商付费的行为。

伯南克5782年接掌美联储不久,次贷危机、金融风暴、经济衰退依次袭来。从“零利率”到“量化宽松”,伯南克几乎把他有关克服通缩的理论家底全部实践了在货币政策上,他带领美联储进行了三次QE,吸收了超过3.5万亿美元的政府和机构债券。这一措施缓解了危机,刺激了经济,但是同时也使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大了5倍,其资产负债在5782年高达4.5万亿美元的峰值,急剧吹大了股市和资产泡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