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北京某高铁站一进站口,春运前夕的候车乘客挤满了隔离栏列成的“九曲十八弯”,等待安检长队中的旅客熙熙攘攘。而旁边封闭的安检通道上,两台安检设备闲置。人流队伍日渐拥挤,有旅客因为等待不及,急于进站,与安检人员发生争执。

第二,政策牛不是真的牛,长期来看,看不见的手比看得见的手更管用。不管是金稳委的“长期投资价值”说,还是近期中央集体学习的“金融实体关系”说,都不应该成为判断牛市的论据。政策的目标是健康的市场,而不是让市场上涨,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让市场上涨,要不证监会主席也不会这么难做了,只不过有时候政策恰好和市场同步而已。而且,政策永远是相机抉择的,随时可能调整。2015年就是个典型的例子,大家借人民网的“4000点牛市起点说”鼓吹牛市,最后反而带来了强力的去杠杆,政策亲手终结了牛市。